打开泰伯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立即体验

德清,能成为第二个乌镇吗?| 2019泰伯新经济峰会

刘小贤 ?2019-12-20 10:10:32

摘要: 野心在这个小镇处处可察。

  乌镇,互联网巨头们一年一度的欢聚地。在十一月的那几天里,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都不再吝啬自己的笔触:阿里张勇第一次亮相乌镇表现如何?乌镇饭局今年都有谁?小米雷军怎么又成了推销员?镁光灯下,巨头们的举手投足都能成为头条新闻。

  相比之下,德清这个名字显得陌生许多。

  然而,野心在德清这个小县城处处可察。高铁站灯箱上全是联合国会议的广告,酒店大厅摆放的除了一般的导览手册外,还随处可见一些科技杂志。就连出租车司机跟你闲聊时也会说,“最近来德清开会的人多,我们的活都好了不少。”
德清,能成为第二个乌镇吗?|  2019泰伯新经济峰会

  德清高铁站出站的必经之路两侧的灯箱广告

  然而这个直线距离乌镇只有55公里的德清,对标对象甚至超出乌镇,直接锁定了远在欧洲的达沃斯。

  乍听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德清正在逐步成长为乌镇光环后的一个“隐形冠军”。

  01

  北京到德清的距离并不近,高铁需要五个半小时。这期间,人们有足够的时间来转换心情:车窗外的景色从林立的高楼变为青山和水田;空气虽还是白茫茫一片,但当呼吸到空气的一刹那就会明白,这白茫茫已不再是雾霾,而是氤氲在空中的水汽。

  德清坐落在长三角杭嘉湖平原西部,既能看山,也能望水。西部的莫干山,与北戴河、庐山、鸡公山齐名,是我国著名的四大避暑胜地之一。中部是江南最大的原生态湿地下渚湖,港汊交错、芦苇成片。
德清,能成为第二个乌镇吗?|  2019泰伯新经济峰会

  莫干山中的民宿

  这样自然风光极好的度假胜地,交通竟也十分便利。除了从北京可以直接坐高铁到达,开车走高速半小时就能到杭州,高铁更快,13分钟。上海到莫干山还开辟了直升机空中旅游航线,一小时内即达。

  这些并非是无用的细节描写。恰恰相反,这正是德清之所以敢于对标达沃斯的核心原因。

  达沃斯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将会议挑选在达沃斯小镇考虑的正是这些原因:交通和生活要足够便利、舒适,但同时最好是风景如画的度假胜地,因为这可以让访客产生“出世”之感,更容易脱下西服,与其他商务人士产生真正的友谊。而这些要素德清竟也一一具备。

  具备“地利”的德清也需要一个让全世界知道它的名字的机会。

  任何乘坐高铁来到的德清的人,出站时都能看到两侧密集分布的“联合国地理信息大会”灯箱海报。这是德清在2018年举办的世界级会议,联合国秘书长视频致辞,李克强总理致信致辞,会议成果《莫干山宣言》被写入联合国文件,对全球地理信息从业者具有指导约束作用。而德清也成为联合国地理信息管理论坛的永久会址。

  当问及出租车是否了解去年举办的“联合国那个大会”时,司机出人意料地回答,“您说的是地信大会吧,肯定知道啊,怎么会有人不知道。”

  而笔者下榻的酒店大厅,除了摆放着德清和莫干山介绍的书籍,还摆满了各期“中国测绘”。

  跟互联网、人工智能这类大众且普及程度很高的科技词汇不同,“地理信息”并非是一个大众词汇。但在德清这个词的普及程度超出想象。而德清打造中国达沃斯的起点,正是这个大众认知并不高的产业。

  02

  德清在招商引资的思路上一直是奔放、开阔。2008年土豆网为了扩大在影视行业的影响力,就在德清莫干山举办“莫干山电影节”,也是后面“土豆映像节”的前身。

  虽说电影节没有激起更大的水花,但足以看出德清确实一直在“求变”。而提到德清今天的发展,德清人很容易就与一个名字联系起来:陈建国。

  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陈建国,中学毕业后就作为知青来到了德清县三桥公社光明大队,随后在1975年省测绘局到德清招工时被“相中”,进了看起来又苦又累的测绘行业。
德清,能成为第二个乌镇吗?|  2019泰伯新经济峰会

  虽说测绘工作走南闯北又苦又累,但正好也跟陈建国的闯劲搭到了一起。“入行”31年后,陈建国在2006年当上了省测绘局局长,他也准备好了大干一场。

  而当下的中国经济如何?众所周知,2008年年初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全球,众多第三产业顺势下跌,但地理信息产业在十一五期间却逆势上扬,整体每年以近34%的速度增长,整体增幅超过300%。行业发展也在改变大众生活,民众最有可能感受到的一点就是:出门越来越依赖高德地图、百度地图这些工具了,而这些地图也越来越准了。

  行业呈现出的潜力是“干柴”,陈建国就是那把“烈火”。在他的建议下,浙江开始规划测绘体系的信息化工作,浙江省也成为最早地把省“测绘局”更名“测绘地理信息局”的省份之一。他任局长期间,省测绘局机构规格升至正厅,并新增数项机构职能。

  在浙江省测绘局的信息化宏图中,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建立地理信息产业园。2010年2月,陈建国就带队在浙江各地调研,他看了杭州滨江区,看了富阳区,又看了临安区,但都没让他满意。

  “备选地区都有优势,就是用地太紧张。未来地信产业必然有大发展,空间逼仄肯定不行。”

  弯弯绕绕,又回到了陈建国的出发点,德清。

  这时,距离“莫干山电影节”举办不过两年,德清也开始在金融危机影响下寻求各种解决方案。根据设想,最初德清是希望“搞总部经济和研究院经济,把科研机构引进来。”在众多行业中,生物制药、绿色家居和新型建材是重点考察对象,靠着这些行业的企业建设科技新城。

  而当时,时任德清县县长的胡国荣也带着科技新城的各种优惠方案四处奔走,其中主要的一项优惠就是用地的优惠。

  也许是巧合,但更像是一种注定:两个奔走中互相找寻的德清人,一拍即合。

  经过多年的建设,浙江地信产业园在2012年落户后,慢慢发展为“德清地理信息小镇”,小镇去年一年营收102亿,占德清县GDP近十个百分点。

  03

  然而,仅依靠具体的某一个产业,想要在声量上,无论是追赶乌镇或是达沃斯都是不太可能的。

  前者代表的互联网行业,虽说也是一个行业,但其实更多地代表了广义的科技与新兴技术,而互联网行业自带的流量属性也使其影响力远远超出一个行业会议。

  而达沃斯论坛,前身也是一个名为“欧洲管理讨论会”的专业论坛,但随着世界范围内商要、政要在此发表了诸多轰动世界的演说,导致它原来的定位和名称都无法再承载那么多的含义,因此在1987年正式更名为“世界经济论坛”。

  陈建国也看到了这一点,他坦言,目前小镇企业多数业务为数据获取、处理。处于应用端的企业很少,存在同质化发展现象。而“要想打造地理信息届的达沃斯,特别需要关注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充分利用地信大会的‘溢出效应’”。

  当然,除了有着更宽广的边界,无论是乌镇大会还是达沃斯论坛的成功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一个共同点:一年举办一次。

  而德清承担国际会议的时间间隔长,所以只能通过在各个产业持续不断地发出声音,才能弥补这样的先天不足。

  之前说到德清招商引资路子“野”的优势,这时候就发挥出来了。

  可以稍微整理下德清“野路子”的一些典型代表:

  在土豆网举办首届“莫干山电影节”的8年后,2016年6月,德清地方政府宣布,投资50亿元建设“莫干山国际影视文创小镇”。

  同年8月,乐视宣布投资近200亿,在德清莫干山建设超级汽车工厂和汽车生态小镇。(现已被收回)

  2018年,娃哈哈以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成立“浙江德清娃哈哈科技创新中心有限公司”,从事技术研发,专注生物医药、智能制造等方面。
德清,能成为第二个乌镇吗?|  2019泰伯新经济峰会

  德清一号在夜间拍摄的德清县照片

  还有,德清去年跟商业航天企业合作发射了一颗卫星“德清一号”,这也是全国第一个以县名命名的卫星,今年又要建全省首个自动驾驶的测试场……不知是不是受此刺激,民营航天的明星企业“蓝箭”也落户在了德清所在的湖州市。

  德清的招商引资实在是有目共睹,著名的四大会计事务所德勤的咨询业务,就把德清作为经济强县转型发展的优秀典型。在德勤看来,积极融入杭州都市经济圈的“融杭接沪”、大力发展城市交通和全方位引入外来人才和产业都是德清成功的“秘诀”。

  值得一提的是,在民间也极具权威的“百强县”排名之中,2018年德清综合实力县中排位第3,城镇化质量县中第3,科技创新县中第5,绿色发展县中排位第6。德清风光+产业这套牌,确实打得不错。

  当然了,除了招商引资,德清举办联合国地信大会的会议中心也没闲着,就在刚刚过去的两个月里,“全球未来出行大会”、“中国智慧企业发展论坛”、“中国研究生人工智能创新大赛”、“国际区块链大会”都在这举办。另外,由泰伯网主办的2019新经济峰会明天也会在这里举办。

  再次套用一个流行的说法,如果说乌镇代表的是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那么德清也许就意味着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

  04

  然而要想赶超乌镇,打造达沃斯,德清真的完全准备好了吗?

  也不然。在达沃斯,来者举目就能望见皑皑雪山;乌镇的会议中心就在古镇之中,出门就能体会到古老的人文底蕴不同。
德清,能成为第二个乌镇吗?|  2019泰伯新经济峰会

德清,能成为第二个乌镇吗?|  2019泰伯新经济峰会

  上图为达沃斯会议中心外部,下图为德清国际会议中心外部

  但德清不是。会议中心坐落在城镇南端,虽说也在凤栖湖中央,风景优美,但距离莫干山那清澈的山泉、星罗棋布的民宿和别墅尚有一段距离。仅靠目视难以体会度假之乐趣。

  而在这之间,显然需要对来访者足够的引导和宣传,才能让其“脱下西装”,去享受山野林间的美妙。这中间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在每位来访者必经的车站,提供醒目且精美的度假信息,对举办展会的主办方提供有吸引力的度假区的优惠,提供往返于市内酒店或会议中心与莫干山的班车……

  现在的德清有足够的魅力,也有足够的人气,但应该再花些功夫在让来者“不白来”之上。

  另外,虽然联合国会议已过去一年有余,但火车站灯箱广告至今尚未更换,不知是“怀旧”,还是广告资源并未得到有效利用。

  最重要的,用出租车司机的话说,虽然对本地居民而言生活完备,但对于游客和参会者而言,各项配套的基础设施仍然不甚完备。

  对于具体的参会者而言,会场附近难觅便利店或星巴克等可供歇脚落座之处,散会人员众多时打车难度骤增,会场与小镇中心区域的公共交通频次太少,没有在城市“最后一公里”处常见的共享单车……总之,德清距离给到访者一个完美的“参会体验”还有一段距离可以努力。

打开APP,查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王臻]
声明:泰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每一篇深度报道,解读数字经济、推动商业向善、定义转型中国。关注泰伯网微信公众号,了解最全面的行业资讯。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打开APP,查看精彩评论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泰伯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